是什么样的作品让短期访学的她获得了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弗兰克·维尔切克的青睐?

又通过什么样的作品向众人展示了 PoW 和 PoS 共识算法?

从 NASA 的理论物理画展到国内首场“基于区块链的人和 AI 协作”艺术作品展,大咖面对面为你分享宋婷小姐姐一路以来的思考与探索。

主持人瑞函:

Hello 大家好,欢迎大家收看本期的大咖面对面,我是你们的老朋友瑞函。

今天我们请到了一位特别的嘉宾,就是我们宋婷小姐姐。

宋婷:

大家好,关注 Conflux 的朋友们,大家好。

特别开心今天能够收到 Conflux 邀请来到大咖面对面的节目上,也非常开心能够认识刘畅和瑞函两位老师。

主持人瑞函:

那我们和宋婷简单聊聊你是怎么进入区块链行业的呢?

宋婷:

这个故事要发生在2017年。

那个时候我参与组织了很多开源活动,关注到其实很酷的极客开发者们,比我们这些活动组织者更看到前一步的未来。

他们很多在金融科技赛道的黑客马拉松上已经涉及到了对区块链的思考,我觉得太好玩了。所以理所应当的我被它蕴含的社会创新思想所打动,觉得应该投身其中。

主持人瑞函:

你是怎么进入加密艺术的 怎么开始创作的呢?

宋婷:

这个故事要发生在 2019 年。

2019 年当我看到圈内某些媒体开始报道加密艺术,其实是从密码朋克这个运动开始之后

我就非常地关注,于是我联系到了当时国际加密艺术社区的几位艺术家,想通过自己之前积累的策展力量,让他们在北京今日美术馆发声,其实这个展览差一点点就落地成功了。

但是那次展览没有落地成功。

对我来说其实也是一件好事,因为我相信现在整个市场对于加密艺术的认知比去年更上一个台阶。

主持人瑞函:

我注意到宋婷其实在 NASA 办过一个展,你可以讲一讲这个展是怎么办的以及整个过程吗?

宋婷:

我真的是太感恩了。

首先我是在《科学美国人》杂志社的牵线下以非常特殊的身份成为了 NASA 教育项目一员。在 NASA 小行星项目组 Psyche 16 做过短期访学,在这个项目上我认识了2004年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的弗兰克·维尔切克老师,我当时把我画的一幅大型强子对撞机送给了他。那是我第一次尝试和 AI 协同完成画作,结果老师他就很喜欢。

因为我就是research过他,他其实对于科技和艺术的结合是很感兴趣的,当时我就 balabala 就是年轻气盛跟老师说了很多,老师就说“你不要再说了”,我以为他要打断我,结果老师对我说“我给你当顾问,你有什么问题就来问我”。在这样非常高级别的诺奖的reference下,在卡耐基梅隆大学师生的帮助下,包括弗兰克·维尔切克教授本身也是MIT的老师,这样的老师们的安排下,最后我能够在 NASA Research Center 内,做一个自己的小型的画展。

主持人瑞函:

这个画展的主题是什么呢?

宋婷:

我给它起名叫做“粒子狂想曲”。

主持人瑞函:

这个叫“理论物理画”,这个是怎么理解的?

宋婷:

我刻画了很多理论物理的相关的学科知识,把它用科学幻想式的画作表现出来。

比如说我相信在宇宙大爆炸的那一刻和在极度微观的世界里面,空间和时间是纠缠在一起的,它们像漩涡一样以时钟的方式排列在夸克们生存的空间当中。

这些画被我这样展示出来。

主持人瑞函:

那作为一个物理盲,我可以看懂吗?

宋婷:

艺术是靠感受的,是吧?

很多人跟我聊过这件事,但是我觉得对于前沿的科学研究,对于科技产业内大家的探索,Conflux 大家的探索和艺术创作,它们有一点共同点是:它们面前不是可知而未知的一切,它们面前是无是白茫茫一片的荒原。所以这个时候不只要发问而要去创造。这件事情很重要。

主持人瑞函:

你觉得这种理论物理画,未来会成为比较主流的类型吗?

宋婷:

我认为科学幻想式画作是让大众这些不具备那么多学科经验的人能够从科学真知之美——这样一个琼浆玉液的大酒缸里面取到边缘但正统的一瓢。

它一定是有市场的。因为我相信靠近美和靠近科学本质的科普才能够激励未来更多的科学创造。

主持人瑞函:

所以你整个的创作其实更偏向于科学是吗??科学具象化或者科学更容易理解这个方面吗

宋婷:

我认为我的创作主要分为两个方向:一个是理论层面的、非常靠前的,比如说量子计算和类脑计算这种难以用理论研究和实践研究工程研究,这样来划分它们的前沿学科;第二种是前沿信息科技和艺术原生的结合。

主持人瑞函:

那你会不会和区块链结合来做一些艺术呢?比如说怎么让人更容易理解什么是区块链?会做这种类似的创作吗?

宋婷:

去年我在上海万向区块链周的隐私计算分论坛有个独立演讲,在这个演讲上我展示了我的一个交互装置,然后我用这个装置展现了什么呢?向没有区块链基础的朋友们展示了 PoW 和 PoS 共识算法。

当人在数据世界的大屏前面站住不动的时候,象征数据的这些节点就会向他靠拢,让他变成一个存在。当他运动的时候,这些数据节点会在他的运动下绽放出不一样的光彩,这个是 PoS。

这些理念,我相信会让大家更加理解什么是共识算法。

在这个装置里面我还做了一个新的设置。就是说每时每秒每刻在屏幕上都有滚动的哈希值,因为我相信在未来的数字文明。它对于时间空间的定义和我们现在生活的这个物理世界是不太一样的。

主持人瑞函:

前一阵子我知道宋婷在上海区块链周的时候搞了一个自己的画展,而且空前的高涨。

宋婷:

这个画展真的是出乎我的意料,我没有想到,烤仔也想不到,真的是我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多人来看,然后支持我的工作人员大家也都没有想到。因为可以说是人满为患,而且拍卖成果也大大超出我的预期。

我今天收到一份特别的礼物,就是现场观众为我写下的 80 张明信片,然后上面有他们最喜欢的一幅作品的名字还有对我想说的话,我一张一张看完了觉得很感动。

主持人瑞函:

我可以问一下哪一个作品大家呼声最高吗?

宋婷:

道成肉身。

它跟我最近的科幻小说和科技艺术创作思考的理念是一脉相承的:信息科技的快速发展带来一个结果,就是我们把信息科技捧上了神位。

整个过程是当我跟对抗生成神经网络跟 Gan 去协同的时候,我惊异地发现它生成出的一些片段有血肉的感觉,我一下子就想起了耶稣基督复苏之刻那个画面,我也想起了亚伯拉罕的一个在旧约里面的故事,那里面写着亚伯拉罕甘愿献祭他的独子以撒,这剧痛让他彻夜难眠。

没有这剧痛,亚伯拉罕就名不符实。

在我心里面任何一个像马基雅维利所说的君主论,那样登上王位或者神位的物件或者是学科,如果要真的走向这个位置,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我们今天把信息科技当做神,可是神不藏在圣山之巅,神藏在受苦受难的百姓的泪水里。

所以我用对抗生成神经网络生成的图案做血肉的底,用我自己手绘的敦煌莫高窟第45窟胁侍菩萨做皮囊,来绘制了这个作品。

我想说构成它的最小的单位是字节并非原子,而如果信息科技真的走上神位,它要承担的人文价值比我们想象的要更多,它要道成肉身。

主持人刘畅:

我想知道从你的角度看,怎么评价 NFT 作品?或者说加密作品和传统的艺术作品,觉得它们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宋婷:

以下发言仅代表我个人观点。

加密艺术虽然现在小,但是世界上唯一一次由工程师发起,代表工程师个性和知识结构的文化运动。

所以我想传达更多的当代性 。我们这样的人受到了这样的本科教育,受到这样的研究生教育之后,走向产业实现我们的理想,用这样的工具,我们的诉求是什么?

我们想让外界以为我们是什么样子。

这个是我认为加密艺术应该比其他艺术形式,责无旁贷去表达的,所以我才会思考这么多。

其实有点到信息科技的哲学性的内容。你觉得有因为就评判一个传统的艺术品,不管它是一个画还是一个雕塑,它其实是有标准的,或者是有一些大家公认的标准的吧。比如说因为最起码有些技法或者有什么的在里面,你觉得评价一个加密艺术作品的话,该怎么去评判它?

在信息科技发展如此蓬勃的今天,什么是艺术?什么是艺术家?谁可以当艺术家?什么东西配成为艺术品?应该被时代重新讨论。

加密艺术品是否有评判的标准?那么如果“什么是艺术品”这个标准都还没有被完全厘清,那评判标准更加难了。

我想说哪怕是在传统的艺术学界,然对艺术品它的价值有相对固定的评判标准。但仍旧依赖于专业人士他们的主观判断。所以它离我们想追求的像自然学科的那种“有一即是一,有二即是二”还是有一定距离。这里面充满了玄学的魅力。

主持人:

感谢大家收看本期的大咖面对面。下一期我们和宋婷小姐姐一起聊 NFT 和艺术创作的那些事情。


Cointelegraph中文作为区块链新闻资讯平台,所提供的资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Cointelegraph中文平台立场无关,且不构成任何投资理财建议。如需转载请联系Cointelegraph中文相关工作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