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5日上午,在“2020 Cointelegraph中文大湾区·国际区块链周”现场,数字资产研究院副院长孟岩发表了题为《新基建下中国特色的区块链路线——解读与评价》的主旨演讲。

孟岩在演讲中分享了中国新基建的由来、区块链成为新基建后的发展方向、DeFi作为去中心化数字基础设施的潜力,以及新基建如何与国际大趋势的结合。

演讲中,孟岩有如下几个观点:

  • 如果把生产要素扩大化,把数据也纳入生产要素,那么也许可以通过新基建过程让数据成为新的生产要素,然后成为数据资产,进入市场交易,这是区块链领域需要高度关注的方向。
  • DeFi是由很多企业、很多创新者自发进行的一场新基建,这场新基建是全球的开放式金融基础设施。
  • 通过垂直的产业区块链,可以把可信数据凝结成为可信的数字资产。有了可信的数字资产,通过法定认证信息,可以参与到全球的开放式金融或者去中心化金融的大循环当中。

以下为演讲内容:

谢谢大家,非常荣幸受到Cointelegraph中文的邀请来谈新基建这个话题。我试图在演讲里面谈一下对这个问题的一些看法,这也是我们近期的研究成果。我和腾讯研究院合作了一本书,关于谈产业区块链的。 今天谈的新基建并不代表官方,我只能谈一些自己的个人研究。

谈到新基建,从机场到路上,一路上有好几百辆泥头车,司机告诉我是去填海的。中国谈到基建这个事儿,中国说第二没人敢说第一。疫情期间我在武汉,武汉10天修建火神山医院,用这么多工程机械10天时间修建了一座高标准的传染病医院,这个工地总指挥是我同班同学同寝室,所以新基建这件事情在中国是执牛耳者。

新基建是中国重要发展经验,我在2000年的时候看过中央电视台的采访,当时采访的是中央财政部的项怀诚,他介绍了我们国家大基建的背景,是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下,为了刺激经济,国务院总理朱镕基决定修高速公路,那个时候没有做基建的经验,我们国家财政赤字,在做基建这件事情实际上非常谨慎,心里非常没有把握,我们原来的一位重要领导人陈云他最不赞成搞经济赤字,是朱镕基总理突破了原来的思维惯性,在中国通过基建方式在经济出现问题的时候刺激经济。结果这一轮下来之后,效果出奇的好,通过刺激经济不仅可以帮助我们度过经济困难,还能为未来经济增长注入活力。所以直到今天,中国变成有史以来最大的基建大国,网友也给了一个称呼,叫做“基建狂魔”。

如果大基建是发展经济最好的方式之一,为什么其他国家不用呢?很多人在这个时候容易说我们的优势、技术、工人在这方面有特别多的竞争优势。实际上我作为学土木工程的人告诉大家,把这种优势归纳为所谓的民族优势,这纯属不实。

为什么中国搞新基建,西欧、美国等国家基建速度放慢,这主要从经济和制度上找原因。纯粹来讲,基建投资是一个赔钱买卖,我们拿一个典型的例子剖析一下中国的高铁,这是中国的名片,总里程3.5万公里,占全球的70%,但是18个铁路局中有12个是亏损的,总负债5亿,每年光还利息就还得很吃力,只把京沪高铁拿出来上市,其他的都没有资格上市。为了保证高铁价格收费合理,价格只有日本新干线的1/3。对于高铁的投资方,也就是国家来说,真的是一笔赔钱的买卖,不知道什么时候收回成本。

但是高铁这件事情值不值得做?你问每个中国人,绝大多数90%的人都认为高铁是值得做的。从经济学来说,高铁这样的巨大基础设施建设有一个巨大的特性,就是正外部性,外部性在经济学的定义就是强加给你的成本或者收益,也就是不需要自己参与交易,就能获得这个交易给你带来的成本或者收益。在高铁或者基础设施建设上,给大部分人带来的是收益。你只交了很少一点钱就可以享受便捷的交通,享受整个生活质量、经济发展、做生意的营商环境全面的提升。对于整个社会发展的推动作用非常明显。

也就是说,高铁本身不挣钱,但是高铁的经济推动作用非常大。 下面问题又来了,因为在我们中国和东南亚有一个基建特色,包括日本、韩国、香港都有这样的特色,政府投资金做基础设施建设,为老百姓提供更好的基础设施建设服务,老百姓付费,但是只付一点点。如果仅从老百姓付的一点钱来讲,这笔生意是非常糟糕的。因为东亚地区政府普遍垄断土地交易,由于基建的发展,使得土地升值,政府可以从土地财政当中把基建的投资收回来。拿高铁来讲,高铁在带动周边土地升值效果十分明显,到今天中国新高铁沿线投资,铁路总集团只占1/3,地方政府出2/3,为什么地方政府愿意出这个钱?高铁周边的房子卖出去立马翻几倍。这是基建的东亚特色,尤其在中国特别明显。 但是在新基建当中,这个情况还是不是继续存在就值得我们思考了。

新基建包含七大项,原来有六项,后来发改委把区块链加进去了。加进去有一个问题,新基建提升了之后是不是能向居民收更高的价格?假设现在卖水果,卖苹果或者菠萝,上面打一个标,上面是区块链做的追溯,你是否愿意多掏一倍的价格?你可能不愿意,这样意味着我们在新基建投入的资金没有办法直接从老百姓手里收回来。这种情况下,我们是不是还要通过房地产升值把资金回收?我们现在已经进入了一个内循环,如果在内循环情况下,房价继续这么涨,所有生意全都完蛋。

我们投入新基建的钱通过什么样的方式收回资金?这是一个很重要的话题。 我认为国家在这方面有一个大的思考方向,就是要把数据变成一种新的生产要素。生产要素这件事情传统的三大基建生产要素是土地、劳动、资本,土地升值就是生态要求,国家通过大基建提高了生产要素价值,通过出售生产要素获得投资回报。

如果现在把生产要素扩大化,把数据也纳入生产要素,那么我们有一个新思路,是不是可以通过新基建过程让数据成为新的生产要素,然后成为数据资产,进入市场交易?这样我们的政府、企业、投资的地方政府能从中收回大量的投资,这样就可以让基础设施或者新基建变成有利可图的生意,这件事儿才可以持续下去。

今年3月份中共中央国务院发了一个通知,谈如何让要素市场化,并且把数据变成生产要素,进行流转。这件事情就是我们做区块链领域需要高度关注的方向。 这件事情到底怎么做,说句实在话,国内的官方文件没有对这件事情提出清晰的路径,我们只能自己思考。在这个思考过程中,我们要眼睛往外看,看看外国人是怎么做的。

刚才提问者提出了一个很好的问题,国际国内已经出现明显两条路径,国外DeFi大行其道。上个月DeFi基础设施做了一个大致的归纳,新的DeFi在不断涌现。DeFi这件事情虽然没有哪个部门发一个战略,但它也是一场新基建,它也是由很多企业、很多创新者自发进行的一场新基建。这场新基建是全球的开放式金融基础设施。 大家知道DeFi迅速成长,去年7月份有1亿美金,缓慢增长到今年2月份10亿,但是今年3月份遇到暴跌,从1亿美金到4亿美金,用了4个月时间恢复到10亿美金,6月份的时候迎来爆发,增长了300%。8月1号达到73亿美金,估计不久会超过100亿美金。说明DeFi全球新基建是非常有潜力的。 这个技术发展比我们预想得更快。

在技术上存在三年的周期率,每三年技术上会迭代,比如2008年、2009年的时候比特币提出,但是实际上比特币这个技术现在有很多问题,现在很多人已经忘了,很多人跟我讲比特币一出来就没变过,这是不了解比特币的历史,比特币历史上出现很多漏洞,一直到2013年出的0.36版本之后比特币才进入稳定的状态,所以那一年比特币的价格翻到了1000美金以上,这是技术的创新,技术的成熟需要一个过程,比特币花了三年时间,以太坊也花了三年时间,2014年、2017年大行其道。还有多链的项目,libra是2019年提出的,估计今年年底或者明年才能正式上线。央行的数字货币从2015年就开始研究了。大家最关心的是以太坊2.0的发展。

这一代技术如果在未来2-3年落地,我们将会在2021、2022年有一个什么样的基础设施呢?大概每秒钟1万tps以上,然后可以进行大规模复制,可以进行多语言智能合约开发,可以进行跨链数字资产和智能合约调用,完全可以支撑全新一代开放金融的市场交易。我们说1万亿美元只是一个保守估计。2018年1月份,最高达到了8700亿美金。如果现在有新的基础设施,我相信1万亿美金只是一个起点。

光看技术不行,还有监管的问题,大家认为监管是拖后腿的,其实监管不像大家想的那样死板,2020年美国证监会提出了“通证避风港”,提议“招安”新数字经济,只要符合我的一系列要求,可以在三年内直接使用通证融资,豁免证券法监管,要求去中心化,要求必须开源,这些要求对我们来说都不难达到。最重要的是,必须到我美国证监会系统注册,拜我做大哥。这是对未来新经济、新金融、新监管权的争夺。在这件事情上,我们既要欢迎,又要有一种紧迫的心态。

刚才提的是DeFi,DeFi只是去中心化数字基础设施的一片拼图,我们现在面临的不是这么简单的问题,我们面临的是去中心化基础设施的重新构建。今天中心化的互联网技术站包括什么?最底层有输出,要有云计算,要有大量的计算机,上面要有通讯信息,在上面有各种各样的互联网应用,有阿里巴巴等这些巨头。计算层有智能合约的公链有以太坊、EOS。再往上是互联层,除了COSMOS、IPFS可以连接起来,它不仅是一个存储协议,还是一个互联网通信协议,完全可以取代互联网。我们还有价值层,有了价值层,上面应用层的项目除了可以用现在有的公链做支付,实际上可以用这些东西直接发行证券、融资、上市,根本不需要证券交易所或者中心化交易所。在此基础上,所有在互联网里面做过的事情可能会重新做一遍,有可能比互联网更厉害。会有人开发所有熟悉应用的去中心化版本,我知道有人正在开发Ipfs上的Youtube。

我们怎么样能和国际的大趋势结合起来?我们想提出一个方案,当中国在做新基建,做产业区块链,做垂直的产业里面的应用的时候,作为数字资产研究院,我们希望有一个数字资产的观念,就是通过垂直的产业区块链,包括何总会介绍的BSN基础设施项目,王老师会介绍他的存储设施,能够可以把可信数据凝结成为可信的数字资产。有了可信的数字资产,通过法定认证信息,可以参与到全球的开放式金融或者去中心化金融的大循环当中。正如李总所说的,在中美大对抗所谓的“新冷战”背景下,数字金融和开放金融为全球化保留了非常理想化的净土,希望通过产业区块链、凝结数字资产开放金融、交易的方式,继续保持中国区块链产业和全球大循环的合作。这就是我要向大家汇报的全部内容,谢谢大家。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仅代表嘉宾意见,不代表平台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