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23日,由Cointelegraph中文主办,Bella 、TRON、Ystar、P网联合主办的“马拉松季·秋收季”在北京798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举办。本次活动汇聚了全球区块链精英人士,聚焦加密世界经济与技术创新。9月是DeFi秋收季,DeFi融合了技术与艺术,区块链行业资深玩家、DeFi领域先行者以及技术大咖将齐聚本次“马拉松季·秋收季”,深度探讨DeFi发展之路,挖掘更多未来之光。

圆桌《DeFi项目投资新逻辑》针对当下热点DeFi与下个热点方向以及VC在此过程中扮演的角色等话题进行了讨论。

本期圆桌主题:《DeFi项目投资新逻辑》

主持人:任铮 共识实验室创始合伙人

嘉宾:

六鹰资本合伙人 柳攀

科银资本COO 刘耕华

DFund 管理合伙人 杨林苑

N7 Labs 创始人 魏铮

核心观点摘要:

  • 柳攀:VC应该是市场中的定盘星,它是长期的钱,比散户更有耐心,之所以在Defi行业地位显得低是因为DeFi行业跟钱高度相关。
  • 刘耕华 :DeFi应该会源远流长,而不是说下半场哪天结束了。
  • 杨林苑:今年的主旋律是角色扮演,当农民,当艺术家,区块链行业永远有新玩法。
  • 魏铮:NFT与DeFi无法对比,不在一个量级,DeFi更符合传统的金融逻辑,能承载更大的资金体量,NFT整体会成为一个小热点,但不会是市场上主导的热点。

以下是圆桌讨论整理内容:

1、任铮:我们先简单地快速介绍一下。

我是共识实验室的创始合伙人任铮,我们共识实验室是2017年成立的,另外还有一块业务是火星财经,我们也比较积极的在DeFi做一级和二级的投资布局。    

杨林苑:大家好,任老板刚才说我们要提高投资人的地位,我觉得要降低一点,低到尘埃里当农民也挺好。我是DFund管理合伙人杨林苑。我们除了投资还有OTC和数字货币借贷业务。    

柳攀:我是第一次参加区块链行业的会,所以我的地位比各位还低一些。2012年前我参与设立了中泽嘉盟投资基金。中泽投了很多人民币IPO和并购重组项目。从今年开始,我们旗下成立了一只美元基金,六鹰资本,目前有三位合伙人,原UT斯达康创始人吴鹰,原比特币基金会主席Peter Vessenes 和我,主要做区块链早期投资。  

魏铮:大家好,我叫魏铮,是N7 Labs创始人。今天应该很多朋友都认识我,我之前一直在做区块链一级市场投资,之前也是八维资本联合创始人,我们到现在为止应该投过60多个区块链项目,包含技术类、公链类,还有交易所、媒体等。

今年成立N7 Labs,定位是一个区块链加速器,不光是像之前一样提供投资,我们还提供力所能及的资源,深度帮助项目方成长。 

刘耕华:大家好,我是刘耕华,来自科银资本,我们是币圈目前活下来比较久的投资机构,踩坑踩的比较多。我们投过交易所,也有自己的矿机、矿场,包括各种区块链项目。我们看的最久,也是赔的最惨,活的最久的。    

2、任铮:今天是血泪史的讨论是吧?我们进入第二个话题,刚才柳总也说了他是传统的投资比较多,所以我也想首先听听柳总的意见。您这边作为资深的投资人,如何看待区块链投资,同时如何看待去中心化金融的趋势。

柳攀:其实今天在场基本上没有我认识的人,这就说明了一部分传统投资人对这个行业的态度。我现在真实的感受是这两边的差距还是挺大的,包括思维方式,对世界的认知以及投资方法论其实都有很大的差别,传统投资人做这个行业真的有很多东西要跟在座的各位学习,很多已有的并经过多年打磨的知识、信息很可能是一些负资产。

我认为DeFi行业如果没有现在这么强的金钱效应,没有上万倍的回报,其实吸引不到这么大的关注度,就不会有足够的人才进入到这个领域,最终那个可信的,能够为大家公平服务的团队就不会出现,最后大浪淘沙会有留下来的人。虽然DeFi有很多东西是我所不能理解的,比如说我不能理解它凭什么可以提供这样的回报,因为我们在最近的五年做的都是金融科技行业的投资,刚才有一位讲金融科技行业无风险10个点非常好了,现在DeFi行业50到100只能算基础回报,我没有办法理解它怎么能够持续的获得这个回报,但是从我传统投资人的角度来说,我认为这个趋势本身是一个好的事情。

3、任铮:谢谢,我听完以后有个感触,这里有一颗新鲜的铁头,有几个问题,几位老板比较熟,把它联系起来。一是想问一下各位,各位也投了很多项目,各位在DeFi上面的一些投资的布局,以及看好什么样的项目?另外,前一段时间我看了一篇文章,看完我非常生气,默默的收藏了一下,讲DeFi的时代不需要VC,要去VC,用社群的模型来做,类似于Uniswap这样的形态。我们在DeFi时代,我们作为VC能够做一些什么样的改变?老杨先说说DeFi的布局和改变。   

杨林苑:今年特别奇幻,年初的时候大家抢口罩的景象还历历在目,今天已经感受不到这个热情了,包括DeFi挖矿前俩月火爆的时候额度都得求,投资人今年地位比较低,做个农民,能挖头矿就很开心,这个景象今天也不在了,市场迅速的完成了一轮牛熊转换。

今天再看DeFi项目,我们喜欢什么样的DeFi项目跟一个月之前也不一样了,投资机构也在进化,不是纯粹的财务投资,还得有交易员会出货,还得有技术懂挖矿,什么姿势都得会,台上都是老朋友,投资机会越来越少,投资机构也越来越少,资金和资源都在向头部聚集。

DeFi到底是什么?我们一直在思考,整个数字货币行业非常内卷,今天看看都是熟面孔,没有什么新人,特别欢迎刘总,市场呼唤新韭菜。行业外的人看DeFi是什么?在他们眼里,我们数字货币行业都是DeFi,比特币也是DeFi,DeFi的外延可以很大,为什么DeFi能火?这是一场狂欢,或者说是一场流动性的游戏,现在流动性搬家太容易了。最大的流动性搬家其实是法币向数字化货币的搬家,全球负利率,但是整个数字行业年化做到10%大家可能都没有感觉,50%还过得去,几十倍、上百倍才嗨。资本是逐利的,哪里回报高就向哪里流,所以法币在向数字货币迁徙,广义的DeFi,法币向数字货币的大迁徙,这是全球范围的大潮流,这是不可逆的。

狭义的DeFi非常小,币圈也只有一部分人参与了挖矿和DeFi项目,可能有几十万用户,这个分支还很小,现在仿盘套娃玩的差不多了,大家发现左脚踩右脚上天的高收益是不可持续的,又开始回归理性,发现DEX或者是借贷,这种业务它本身有用户,有基础收入,回报才可持续,大家才敢投,机枪池的年化也回落到20%了。市场恢复冷静之后下一个热点细分品类会是什么大家都在观察观望,NFT可能是下一个小风口。  

魏铮:从我入区块链这行第一天就开始布局DeFi,2017年刚开始入行的时候比较看好去中心化交易所这个赛道,去中心化交易所当时来看操作非常麻烦,中心化交易所操作还是非常简单的。

当时去中心化交易所也炒作了一波,包括我们投的几个项目,当时收益已经很高,可能最高的时候达到一百二三十亿美金。收益大概有20倍到30倍之间,当时就是炒作一下,但是很快发现真的没有多少好用,后来项目一直在发展,也不是市场的热点。但是今年市场上因为DeFi大家又回到这个观点,大家又开始关注到DeFi,大家发现去中心化交易所代币都涨了挺多,当时市场上DeFi早就存在,只是大家没有这个称呼,整个市场资金体量比较小。真正DeFi开始起来的时候,还是从去年年底主要从国外带起来的,当时币圈也缺乏一些新的热点,确实区块链金融逻辑是成立的,所以去年开始我们看到很多优秀的DeFi项目慢慢崛起,可能这个时候诞生了大家听到的上千倍、上万倍收益的一些币。据我了解我身边没有人真的在DeFi项目上挣到上千倍、上万倍,我们中国这边的市场参与者进入比较晚。

我觉得目前国内很多项目都是在做国外的仿盘,没有太多的技术创新,我们还是很少去投这种项目的,今年国内DeFi的项目只投了为数不多的几个,但是我们觉得投的这几个目前发展的还不错,这些项目有创新,我们觉得能够长期走下去。如果是一个纯模仿的东西,今天因为收益高去玩一玩,但长期来看是没有任何产品的,大家不可能长期支持它,运用它。如果投一个项目只想着投一星期就结束,你投它干什么呢?最起码这项目不管市场是熊市,还是牛市,它能够长期把产品做大,这产品长期能够存在,我才能期待它未来能成为一个独角兽,成为一个划时代的产品。

我觉得DeFi真正能爆发的一个很关键的点就在于什么时候各个国家推出央行的数字货币,能够真正上线的时候,央行法定数字货币会为整个区块链市场带来很大的新增资金,刚开始接触DeFi逻辑的传统金融人非常容易理解,这是有很大的需求。

刘耕华:我毕业就开始在中信证券,后来在汇丰银行做投行,我刚进区块链的时候很痛苦,项目没法看,让我打分100分我就给5分,2016年底进入区块链的时候,发现有些项目确实是纯属蹭热度,整个商业闭环和逻辑没有,当时很痛苦。现在DeFi对于我来说是个解脱,尤其很多事情是传统金融搬过来的,刚才大家在提金融牌照混合使用,这是传统金融不太能做的,DeFi能更快的解放很多我们在课本上学习到的东西,真正在区块链上应用实践,实践肯定有对有错,都无妨,10000%也好,归零也好,只要不跑路,实验是有成本的,我们觉得DeFi是很好的未来金融的发展方向,未必不会在某一天去跟传统金融抗争,或者跟传统金融结合,包括借贷行业我们最早投了贝宝,作为借贷行业目前国内算是做得最大的,大家也没有觉得说DeFi上做得很好,我觉得贝宝可能不去在意,它的体量目前来说差的很大。

问我们去投什么项目的话?我个人觉得是真正有金融逻辑、金融价值的东西,包括真正能去完成很多传统世界因为某些政党的原因,或者其他原因不能去尝试的金融业务,能把它混合在一起真正创造价值,这种项目是我们比较看好的,底层我们比较看好是以借贷为主的,金融业从公元前2000年前,我们课本讲古巴比伦的时候在寺庙里面存币,包括有借贷,那个时候有金融业,到现在依旧没有脱离息差这件事情,Bella我们也投了,DeFienr我们也投了,包括Ystar我们也投了,包括我们投的贝宝。所以其实我们还是核心很看好借贷的底层逻辑,然后去做很多资产包,无论是ABS也好,无论是其他类型,包括我们也布局了很多NFT类型的项目,大家去我们四合院地下有几十幅BCA的版画。

综合下来我们觉得DeFi虽然大家觉得最近泡沫挤压的比较严重,会不会凉?像刚才魏老板说的,回归一个合理的年化,我觉得DeFi应该会源远流长,而不是说下半场哪天结束了。对于我们来说,我们算是跟DFund、共识,包括八维活的最久的一批,我们还活着,扛到现在也不容易,我们也在考虑自身的定位,包括魏老板说的除了投钱以外,我们可能更多的投一些资源,我们传统世界有很多传统银行、传统金融业的资源去导到这些项目上,甚至说从一个资本方变成一个社群领袖,大家讲社群自治,我们从一个资本变成了社区成员,去领导这些社区的大散户,传导到小散户上,一起把项目做得更好,这是我们要考虑的事情,不是说我们投完钱就不管了,这是我们未来的方向之一。    

4、任铮:话筒到柳总这,刚刚我们提到了资源,可能是VC手上的一张牌,也问问柳总,您觉得您进军区块链,包括六鹰资本在加密行业布局的方式,或者最大的优势,以及您准备的打法,跟我们讲讲。  

柳攀:首先跟刚才那个话题相关,我们都是做投资的,我倒是不觉得VC的地位现在降的有多低,VC应该是市场中的一个定盘星,它是长期的钱,比散户更有耐心。之所以现在显得地位低是因为今天讨论的话题,DeFi行业跟钱高度相关,在这行业里VC价值是偏低的,因为人家不缺钱,人家其实很挣钱的。

六鹰资本进入这个行业,我们是有一些基础资产,比如矿圈的人脉,美国区块链的人脉关系,国际化的信用和沟通能力,以及我们在传统投资行业十几年积累的信誉和布局。VC能够提供的主要是三件事:一个是资金,二是关系网,三是对创始人身心的长期陪伴。

跟DeFi相关的方面,首先有一点,我认为DeFi迟早是要被监管的,不被监管是不太合理的。被监管就会引出一些问题,比如美国虽然开放,但是在开放的情况下,也会面对好几个问题,其中比较核心的一个问题是在DeFi当中挣到的这些钱怎么办呢?如果说你要是想把它变现,变成法币,这里就有税务问题,是capital gain 还是 income, 在美国这两项税差是非常大的,而且美国对这些是高度监管的。在这里面现在就存在着一个很大的问题,也就是如何清算成本和收益。我们在美国投的一个项目,是少数几个在美国有区块链合规清算牌照的企业,能够给deFi行业提供API,做收益的清算。今天DeFi还没有被强监管,但总会有一天这件事会被监管。

另一个方向,我们比较看好区块链和保险的关系,我们在美国跟各个保险公司的关系也比较好,我们比较看好区块链跟保险的结合。

5、任铮:我们还有一个问题,DeFi这波浪潮,实际上是从5月份开始的,就是从 Compound 开始发币搞事情,就导致一系列各种各样新的玩法、新的模式的出现,比如说像YFI、SUSHI、Uniswap,机枪池等等。我们就一直在追逐这样的玩法,而不是引领这样的玩法,所以现在也是给各位投资人一个探讨,我们觉得下一站是哪里?我们也不断地提到NFT,想听听各位在这方面的看法。   

杨林苑:要拥抱变化,我现在已经放弃幻想跟传统怎么结合,他们现在还在作壁上观跟两三年前一样,怎么监管、怎么计账、怎么纳税,这些问题短期内没有答案,所以放弃幻想,做我们可以做的。当下对DeFi没有必要过于悲观,表演才刚刚开始,这个行业永远不缺新玩法,今年的主旋律好像是角色扮演,上半场是当农民,下半场可能是当艺术家,NFT有机会。    

魏铮:大家最近讨论说NFT接棒DeFi成为市场下一个热点,这个话题为时过早,真正成为下一个热点不是大家讨论出来的,马上会成为爆款的东西大家现在还不太知道,很多爆款像DeFi,大家刚开始对于DeFi基本上国内都不太关注,但是突然一阵风一样大家发现DeFi确实很有财富效应,DeFi很火,所有人开始研究DeFi。大家现在提前去喊下一个可能是NFT,但是我想说其实NFT在区块链已经有了很多年一直在炒作这个点,但是我感觉不会成为大的爆发点,拿NFT和DeFi去对比的话就没法对比,因为不在一个量级,DeFi更符合传统的金融逻辑,能承载更大的资金体量,NFT整体还是会成为一个小热点,但是我觉得不会是市场上主导的热点,大家还是应该集中在关注于DeFi下半场怎么布局发展。

我也是认可NFT的逻辑,只不过我觉得这个市场不会成为一个很大的市场,因为我自己也经常会来798这边买一些画和摄影师的作品,稀缺性还是非常的有意思。它的逻辑是成立的,但是不可能说受到市场上那么大的关注,引领下一个阶段性的热点。   

杨林苑:说的对,NFT其实是DeFi里面的一个分支,小而美,不是一个独立的行业,DeFi接下来也可能不是一个独立的行业,包括流动挖矿这些机制我觉得会成为很多项目接下来的标配。  

刘耕华:有一件事情大家可以看到,市场的财富转移包含在上下引线里面,包括股市2008年中石油上市到现在4块多,大的上影线、下引线完成了财富转移,币圈也一样,比特币2万美金的上影线转移还没有回去,它哪天成为下影线,那波才会转移完成。这里面实际上包含了人性的弱点,还有逐利的事情,金融逻辑里面的一些关系,创造更好的项目、更好的玩法,但是核心底层逻辑得跑得通,别像之前的项目讲了很大的愿景,我要颠覆Facebook,然后人没了,这种项目有很多,所以未来我们会做更好的底层逻辑。   

任铮:谢谢,我们今天的圆桌就到这里为止,感谢大家。 

免责声明:以上观点仅代表嘉宾意见,不代表平台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