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行业历经2017年的爆发式增长之后,陷入了停滞期。尽管区块链和加密货币从业者在公链、钱包、交易所、Dapp、Defi等技术方面持续打磨深研,同时也在金融服务、供应链管理、智能制造、社会公益、文化娱乐、教育等领域也在加速落地各类应用,但同时大家可以看到,目前区块链技术领域仍缺乏杀手级的技术框架和应用,来推动区块链发展的新浪潮,并将区块链真正带给普通大众。

Cointelegraph中文HUB LIVE第二期对话主题是《YSTAR:打开区块链的商业化大门》。 

Cointelegraph中文HUB是一档由Cointelegraph中文发起的线上访谈栏目。聚焦区块链和加密货币行业领袖人物,探讨当下行业细分赛道的发展机遇与挑战,以及企业如何突破行业现状,引领未来。HUB LIVE是HUB品牌旗下的视频对话栏目,第二期LIVE邀请到的项目是应用流黑科技平台Ystar,本次对话主持人由Cointelegraph中文商务总监Tracy担任,嘉宾是Ystar创始人王东临,同时本次栏目还邀请了嘉楠区块链总经理邵建良以及共识实验室创始合伙人任铮助阵。

【关于Ystar】

Ystar的底层为YottaChain公链,Ystar大大降低甚至削平公众进入区块链的门槛,技术团队通过王东临亲自设计的独有密钥管理方案,彻底打破了用户对助记词,私钥等技术词汇理解的认知壁垒。在Ystar平台,即使小白用户也能在对密钥没有感知的情况下,轻松管好自己的成千上万把密钥。

【关于嘉宾】

王东临:国际顶级密码学应用科学家,知名存储公链YottaChain创始人,知名企业家,同时有丰富的社会治理经验。王东临具有20 多年的密码学应用经验,达到世界顶级水平,先后发明了十多项国际领先的技术,创造多个中国 IT 业的里程碑,被评为中国十大青年科学家(中国科协每年从全国各行各业中总共评十个,政治局委员颁奖的国家最高荣誉之一)、首届中国杰出工程师(中国科技部评选,软件互联网行业唯一入选)、中国软件业十大杰出青年(中国工信部和团中央联合评选,唯一全票当选)、中国软件业十大领军企业家、中国优秀民营科技企业家,拥有 200 多项美国、欧洲、日本、中国专利。 

邵建良(Kevin Shao):嘉楠区块链总经理,浙大MBA硕士,纳斯达克上市企业嘉楠科技区块链总经理,负责嘉楠区块链业务的战略发展,以及行业生态拓展,全力推动嘉楠区块链相关产品研发及全球推广。多年来专注于金融科技、数字货币与区块链行业的投资与研究。因为Kevin在区块链事业的成功和业界地位而在2018年被新浪网邀请成为“区块链50人”首批入驻专家。今年应邀参与纽约 consensus 2019大会、2019俄罗斯圣彼得堡经济论坛区块链论坛并担任演讲嘉宾。在参与嘉楠区块链之前,曾担任融都科技副总裁兼董事会秘书,就职于全球500强企业中国银行,负责公司的科技金融业务和投资业务,在此期间积累了丰富的行业经验。

任铮(Kevin Ren):共识实验室创始合伙人,计算机、工商管理双硕士。曾任职于蓝港资本、光华弘人资本等多家VC机构担任合伙人。中关村创投及基金协会理事,北京文创投融资协会副秘书长,中国人工智能产业联盟理事,前北大国际投资管理协会会长,中南创盟理事。

本次线上访谈围绕Ystar技术的亮点、商业模式的设计、今后有什么发展计划等等话题展开。

嘉宾精彩观点摘录

  • 未来能看到,区块链不仅能改变世界,而且区块链改变世界的程度要远远超过互联网。
  • 互联网只是创造了一个新的商业形态,区块链不仅同样创造一个新的商业形态,同时还创造了新的经济形态、新的组织形态和新的社会形态。
  • Ystar对区块链的价值,相当于浏览器对互联网的价值。
  • YottaChain会在数据的持久性、安全性、经济性等核心技术指标都很突出,工程能力也很强,这也是YottaChain会更早上线的原因。
  • Ystar能让用户零门槛使用区块链。Ystar和YottaChain的关系相当于支付宝和淘宝的关系——互相独立、互相支撑。
  • Ystar采用的是最强的基于ECC25519的零知识加密,就算Ystar的后台管理员作恶,还联手全世界最强的黑客联手,也破解不了。
  • 等到YSR挖完,Ystar就是比谷歌+Facebook+腾讯更大的用户生态。Ystar通证YSR将于5月10日在Bithumb Global上市。
  • Ystar系统的核心商业目标是在削平技术和用户体验的门槛后,从而成为对接44亿互联网用户和各项区块链应用的最大用户流量池。
  • 数字生态越大,区块链发挥的空间价值就越大,对区块链的意义是非常大的。

快问快答

Tracy:区块链以点对点和密码学为技术基础,其发展与互联网本身息息相关。人们迫切看到区块链推动互联网的发展,但其发展本身又受到互联网自身发展的影响,两者存在一定的悖论关系。个人认为,您在之前所创立的Yotta Chain其实类似一把钥匙的存在,一把解开一定悖论关系的钥匙。

那么,实际上对您而言,您认为传统互联网与区块链世界的关系是怎样的?您如何看待双方的发展,未来两者将会为人类社会呈现怎样的景象?

王东临:我们看互联网和区块链的关系,其实我们可以回顾一下当年互联网和PC的关系。有人当时认为,互联网是PC的应用,互联网不会超过PC,但实际上现在互联网的发展远远超过了PC。互联网诞生后长达25年一直没有商业化,只是科学家的玩具。一直到1994年,这一年发生了很重要的里程碑事件,浏览器让公众无需学习,用鼠标点网页就可以上网,互联网商业化大门打开了,1994年之后整个互联网就爆发了。

目前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要消除区块链进入公众的门槛,让用户无障碍地使用区块链,能做到无感进入。区块链是基于互联网构造的,但它会远远超过互联网。当年其实也有很多人说互联网是骗子,但今天互联网改变世界了。同样,今天也有很多人说区块链是骗子,但未来能看到,区块链不仅也能改变世界,而且区块链改变世界的程度要远远超过互联网。

互联网只是创造了一个新的商业形态,区块链不仅也同样创造一个新的商业形态,同时还创造了新的经济形态、新的组织形态和新的社会形态。

Tracy:在去中心化存储公链上您是专家,在多个方面取得了专利。YottaChain也是全球第一个商用的存储公链,但这个领域最有名的是IPFS/FileCoin,您又如何看待近PFS与YOTTA的呢?

王东临:IPFS其实是YOTTA的盟军,IPFS越有名对我们越有利。非常感谢IPFS及其创始人对区块链有很大的贡献。比特币的挖矿浪费资源,浪费电,虽然很多人觉得比特币其它方面有很大的价值,但终究有巨大浪费,Filecoin改变了这种方式,变成了共享资源挖矿。区块链变成对社会积极、健康、良性发展的轨道,这是一个非常大的改变。另一方面,FileCoin也让通证具备了商品属性,这也是非常了不起的。

YottaChain继承了IPFS/FileCoin的优点,同时还有自身的优势,我以前是专业做存储的,做了十年。区块链存储本质就是存储。用户只关心买的存储服务是不是更好、更便宜。YottaChain会在一些核心技术指标上做得更好一点,比如数据的持久性、经济性等方面。同时因为我自己还研究密码学应用二十几年,所以我们在安全性和加密上也会做得更好。另外,年龄大一点,摔的跟头多一点,工程上阅历多一点,这也是YottaChain会更早上线的原因。

Tracy:我在早前的报道中看到,您认为Ystar与Yotta Chain之间是支付宝与淘宝的关系。Yotta Chain为去中心化储存公链,Ystar为基于Yotta Chain发行的Dapp。基于您的基础描述,是否可以请您就这一点从技术层面以及商业模式层面来讲解下内在关系呢?

王东临:确实,Ystar和YottaChain是支付宝和淘宝的关系,可能现在的年轻人不知道当年的支付宝和淘宝是什么关系,其实没有支付宝,淘宝根本做不起来。淘宝开始做的时候发现了问题,即买方不信任卖方,卖方不信任买方,是先发货还是先给钱?因为这个问题解决不了,后来就开发了支付宝做担保支付,才把淘宝发展的大门打开了。

经过区块链这么多年的实践证明,普通用户是没有能力管好自己的密钥的,这就导致区块链名声很大,但区块链用户占比不到1%,这不到1%中又有70%把账户开在交易所,剩下的30%还大量用中心化钱包,剩下的一点使用去中心化钱包的人,有一个常见说法是每个人的第一个钱包都丢了密钥,可见密钥管理就成了区块链项目的天堑。所以在规划YottaChain之初,就已经规划了Ystar。YottaChain跟其他区块链项目有一个本质差别是YottaChain的通证具备了商品属性,即拿通证是可以换取商品服务的。当区块链发展到让通证具备商品属性的时候,就有了消费者,就必须解决消费者的使用门槛问题。投资者和矿工是要赚钱的,可以忍受一定的门槛,消费者就性质不一样。Ystar具备让存储用户零门槛进入的能力。

Ystar和YottaChain的关系相当于支付宝和淘宝的关系——互相独立、互相支撑。Ystar可以帮助YottaChain去发展用户,尤其是发展存储用户,同时Ystar也能够帮助YottaChain以外的千千万万区块链项目。

Tracy:我们在这里也非常期待一起见证Ystar的腾飞。根据Ystar白皮书内容显示,Ystar是与传统互联网和传统金融市场的数字平行世界。Ystar通过安全易用的密钥基础设施,削平区块链进入门槛,将全球 44亿互联网用户通过数字通证激励系统,逐步转化为活跃、自带支付方式的区块链用户。

按照白皮书的理解,Ystar通过一键登录功能使用户可以简单地进入数字货币/区块链世界。针对白皮书中所提到的“采用特殊的密码学方案”使用户不再需要“助记词”便可建立区块链账户,是否可以请您具体讲解下整个过程是如何实现的?此外目前大多数互联网账户都与自身身份进行绑定,这种一键登录是否是有意义的呢?您是如何看待这个问题的呢?

王东临:密钥管理其实是一个非常专门的领域。密码学在整个计算机科学里,都是一个非常专业的领域。Ystar采用的是最强的ECC25519加密,比BTC的算法还要强大,保证世界上无人能破解。数据在手机端高强度加密保存,黑客程序扫描手机存储也无法偷走;服务器端用零知识加密保存,就算Ystar的后台管理员作恶,还联手全世界最强的黑客联手,也破解不了。

经过精心设计,Ystar将所有这一切都藏在背后,让用户根本感知不到的情况下就把所有一切都做好了。一键登录解决了用户门槛过高的问题。这一重大突破直接为44亿互联网用户敞开了数字世界的大门。

拿我们讲的数字身份或Web3.0来说,数字身份是独立存在的,并不依赖于现实生活的身份,可以有一些数字身份和生活身份绑定,但数字身份也可以单独存在,并不一定需要绑定,我们同时也提供了一套真正的数字身份的系统,人们可以选择跟现实生活绑定,也可以选择不绑定,甚至也可以选择完全匿名或实名,这将来会在数字身份里展示出非常大的潜力。我可以做一个预言,数字身份这个世界会非常精彩,这一切跟身份的认证、密钥系统是息息相关的。

Tracy:Ystar的愿景是希望能将44亿的互联网用户转换为区块链用户,实际上这是一个非常具有野心的目标。请问就Ystar的商业模式设定及代币激励机制来看,这一过程将如何实现?是否可以请您做一下简单的分享呢?

王东临:我们做的是无感进入使用密钥。针对无感的需求,专门设计了密钥管理系统。其实数据安全、密钥管理的这个东西为什么比较难?难度主要在于它需要针对应用专门做设计,整套体系要保证数据流全程都在管控之下。

Ystar构建的是一个基于广告流量的商业闭环,就是用通证的激励,从互联网往区块链导流。过去是无法导流的,流量都在密钥环节漏掉了。解决这个门槛问题之后,就可以用通证经济来导流了,之后再用通证去活跃。

广告费被分给用户,用户所有的通证激励都来源于广告主,这就构成了一个商业闭环。这种新的模式应该能适用通证经济改造广告流量行业。所谓通证经济改造的意思是说平台方不去截留广告费,而是用通证经济的模型使得作为股权属性的YSR价格的增长,不是靠利润的增长,而是靠规模的增长。从用户角度来说,注册就可以得到奖励,邀请亲朋好友也有奖励,在Ystar上玩无聊刷手机也有奖励等等。Ystar希望能给区块链世界带来几千万甚至几亿的用户,让区块链真正走向大众。

Tracy:Ystar代币YSR用户行为挖矿应用场景案例中提到了“企业用户的根据用户画像基础设施支付的广告费支付及大数据群体”,您认为Ystar在挖矿上的设计有什么值得特别的优势吗?

王东临:Ystar在通证经济的设计上秉承了最核心的思想——只有对系统有贡献才能得到奖励。什么叫有贡献?用户的时间就是贡献,用户到Ystar上玩就是用户的贡献,用户的时间和行为就是贡献。谁给这个系统创造生态和价值,谁就能去挖矿。用户得到的奖励来自于广告费,而不是来自增发的通证。用户挖矿的部分越多,Ystar通证YSR承载的价值更大。

Ystar设计的是全世界70亿人全部都注册,以及几十亿的公司企业全部都注册,Ystar70%的矿才能挖完。等到YSR挖完,Ystar就是比谷歌+Facebook+腾讯更大的用户生态。Ystar通证YSR将于5月10日在Bithumb Global上市。

Ystar系统的核心商业目标是在削平技术和用户体验的门槛后,利用通证经济的激励将互联网用户导流到区块链行业,从而成为对接44亿互联网用户和各项区块链应用的最大用户流量池。

圆桌对话

Tracy:感谢王总的分享,那么接下来让我们进入圆桌环节。首先让我们欢迎本次圆桌嘉宾嘉楠区块链总经理邵建良和共识实验室任铮,两位在区块链海内外市场都有着十足的经验,希望能和王总一起更加深度地探讨市场与Ystar的发展。

我们本期话题围绕关于打开区块链商业大门的主题来展开,就目前的市场情况来看,三位在各自专属的领域,如何看待当前区块链的商业模式,以及在疫情的影响下,我们都看到全球经济受到了巨大冲击,但同时催生了一些新的商业模式,三位认为就区块链而言是否有什么突破点?链接区块链与传统互联网的金融大门到底在哪里?

王东临:其实在疫情之下对于整个数字生态都是非常大的促进作用,大家互相隔离,保持社交距离,这时候所有人都会用数字的形式来工作和生活。

总而言之疫情本身很不好,但就数字生态来说,疫情其实对数字生态有一定对益处。当整个商业闭环都是数字生态的时候,区块链的价值最容易发挥。数字生态越大,区块链发挥的空间价值就越大,对区块链的意义是非常大的。

邵建良:通过这次疫情,我们可以看到,区块链技术在疫情进展、疫情信息传播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确保事情真相的同时,也让一手的真的消息传播得更快。除了疫情信息方面,区块链技术在组织协作、应急物资追溯及慈善捐赠等方面均发挥了重要作用。

因此,可以看到,随着疫情的逐步恢复,区块链未来会在企业复工复产中发挥重要作用,包括复工复产数据的上链、信用体系的传递等方方面面,区块链未来将会从一般性需求有效转变为刚性需求。未来我们认为,数据的上链、信用体系的传递等等,都是区块链技术能为商业化大门打开的重要催化剂。

任铮:区块链行业的突破点在于流量。区块链目前仍未走向大规模应用,根据Dappreview的数据显示,目前区块链行业总计有超过4400个DApp,活跃用户只有103000多人,可见区块链生态的用户数相比互联网还是过于微小。互联网圈有个梅特卡夫定律(Metcalfe's Law),是指网络价值与网络节点(用户)的平方成正比。当区块链基于此“网络效应”,只有等整个网络参与的用户越多,流量越高,区块链网络价值才会越来越大。

Ystar的设立初衷,就是区块链行业的流量池,一方面通过安全易用的密钥基础设施,削平区块链进入门槛,为行业引入互联网的流量;另一方面,通过为传统互联网、金融用户打造数字化身份,提供定制化的数字世界服务,这是链接区块链与传统互联网、金融很好的用例。

区块链技术随着时间的发展,已被认为是一种信任的机器。因此,在现代社会,无论是在互联网领域还是金融领域,信任的成本已经相当高了,区块链技术在未来的运用中,将能够有效降低各行各业的信任和摩擦成本,包括传统互联网和金融领域,提升行业的运作效率。因此,对区块链来说,信任是其打开传统互联网和金融大门的关键词。

Tracy:Ystar对外表示开创了应用流广告的新形态,就这一点还请王总为我们做一个细致的讲解。针对Ystar的应用模式不知道任总和邵总是如何看待的呢?你们对Ystar的技术、通证模型又或者是商业模式有什么问题想与王总进一步探讨吗?

王东临:区块链最适合的应用场景是整个商业闭环都是数字形态的,而不需要链下超出代码能控制的范围,包括金融、游戏、存储、广告都是这样。广告其实是用户时间的价值,现在都被互联网超级平台占有。互联网至今50年,中国和美国的学者发现最大的就是这个问题,但他们都没找到解决方法,而通过区块链调整生产关系,这个问题就能解决。

应用流广告就是把Ystar当成一个桌面,上面有很多应用,有用户自己用的,也有一些系统推荐的广告,对用户侵入度比较低。相当于我开了一个mall,mall里面有电影院、超市、餐厅,大家都可以到mall里面来,来的人越多,流量就越多,流量就是这么出来的。用户要到mall里开店,就要花开店的费用,买我们的YSR获得流量。带来了流量,就可以获得YSR,根据用户的贡献来算。这是用户比较好接受的广告形式,就像头条创造了信息流广告模式,我们创造了应用流广告模式,可以在上面开店,用流量你就花币,带来流量就能挣YSR。

Tracy:刚刚王总的回答是针对Ystar的应用场景,任总和邵总如何看待?

任铮:Ystar本质上也是一个身份系统,是去中心化的身份系统。在这个领域,其实是区块链行业比较重要的方向。有一个专业名词叫DID,但是项目比较少,能做起来的公司不多,目前只有微软、IBM在做,因为需要比较强的密码学技术。用区块链的密码技术解决身份和密码的管理,有比较好的优势,这应该也是Ystar的方向。如果这块能做起来,实际弥补了在这块的行业空缺。

Ystar的应用流广告的新形态,主旨是将网络的价值权益回归于用户。这很好地体现了Web3.0和Web2.0的区别,即用户价值分配归属于谁的问题。Web2.0是中心化流量公司独占,而Web3.0将根据用户贡献分配。Ystar平台通过用户体验更好的应用流广告来实现商业变现,并且将广告收入分给所有活跃用户。应用流广告的这种通证激励模式,不仅是对生态用户时间价值和注意力价值的尊重也很前沿地体现了Web3.0特征。

我其实也有个问题问王总,请问Ystar平台目前流量增长发展成绩表现如何,对于用户增长有何发展规划?

王东临:我们是从4月份开始做推广的,现在做了两三个星期的推广,是从零开始的,现在实名注册的用户接近20万,每个人都是实名身份,不是仅仅只有身份证件,我们还会做活体验证,比如点头摇头,跟银行一样,比大部分交易所做的都更严格。我们整套广告经济系统还没上线,所以活跃度不算高,每天大概有几万人活跃,但可能超过了几百个、几千个DAPP的总数,每天有几万日活,在广告界还是小流量,但在区块链界可能已经不小了,我们的目标是一年之内做到千万级别的用户、百万级别的日活、千万级别的月活,这是我们第一年的目标。

可以这么说,我们的目标是,做得好,就是把全世界的区块链用户翻一倍。做不好,就是把中国的区块链用户翻一倍。

Tracy:刚刚任总提到,DApp里的活跃用户大概就几百万,Ystar每天几万人的日活,邵总是如何看待这个?

邵建良:Ystar可以说是一款对用户非常友好的产品,以安全易用的密钥基础设施为核心,同时充分保护了用户数据主权,对于区块链行业增量用户的导入起着积极作用,有效降低了区块链行业用户的准入门槛。目前,市场上同赛道的项目产品并不多,因此,Ystar可以说是这一赛道的领跑者。

同时,不得不提的是,Ystar的理想非常宏大,要解决在链上的数字身份这个事,其实过去很多人提过,现在有很多人在做,未来我相信还是会有很多人挤进来,这个赛道需要更多的人扎根进去好好做,而不是一时头脑发热干这个事情,也希望将用户的时间、数据的价值能够归还给用户,致力于为用户创造更多的价值。

顺便提一个问题,Ystar一直在构建自己的生态系统,现在对接的各种产品其实是流量平台,我想问,目前各种产品的流量平台包括哪些?对于Ystar未来的发展,这些平台的促进作用是怎样的?

王东临:我们流量平台分几种类型,一种是互联网,区块链的流量平台确实比较小,我们会找互联网公司合作,比如CSDN,一天有500万的日活,CSDN创始人也是我们的投资者,所以我们跟CSDN会有很紧密的合作,他给我们导流。

一种是游戏,游戏肯定是很好的流量平台,我们现在已经有了两款游戏,现在有好几款游戏平台正在跟我们对接,包括一些做游戏的上市公司都在跟我们对接,所以在游戏上会有比较多的流量导入进来。

还有一类是广告行业,类似广点通、穿山甲,一开始我们先跟一些中型公司合作,因为我们的应用流广告原来没有这种形式,他们需要改造,现在有一些中型的广告平台愿意跟我们合作。等我们流量大了之后,再让这些头部的广告流量平台跟我们合作,我们做的是创新的应用流广告形式。我们今天日活只有几万,实话说还处于早期,等我们的日活一百万,应该今年内就能实现,到时候我们就会更有分量可以跟头部广告平台谈了。

Tracy:我们都知道Ystar代币将在明天上线Bithumb,首先我很好奇为什么Ystar会选择Bithumb?

王东临:因为我们和别的项目不一样,我们自己有用户,自己有流量,我们对交易所流量要求并不高,而且我们自己创造价值,我们又不去割韭菜。

并且我们想做的是一个全球化的事业,我们这套技术方案不仅仅是在中国用,其实全球都需要,所以我们是个全球领先的技术,也是全球都普遍的需求,我们要把中国领先的技术应用到全球市场上,所以我们更希望首发的是一个国际化的交易所,所以我们就选择了国际化交易所中态度比较积极、配合比较好的。实话说,我们不是很看重交易所流量大小,我们希望这个交易所是国际知名品牌,比较看好我们的前景。而且我们上交易所,主要是为我们的广告用户买Token、买流量、提供方便,这样全球的广告客户都可以上到交易所买Token,再用Token换流量。

Tracy:邵总和任总在区块链行业有着丰富的经验,接触过很多的海内外项目,对于海内外市场都有过多重探索。想听下你们分享下,你们认为目前中国项目打入海外市场有什么诀窍吗?对于全球化市场应该如何规划?海内外交易市场又有什么不同之处?

邵建良:我们之前也会投资一些项目,海外项目也在看,国内国外项目都有接触和涉猎,这方面我们也有自己的一些不是很成熟的一点想法。

从打入海外市场这方面来说,一个中国项目,要想真正打入海外市场,技术上的创新性与社群的建设这两样必不可少。技术上的创新意味着项目有对区块链技术的自我认识和深刻思考,形成一套属于自己的技术架构,能够为市场或行业所关注。社群的建设包括线上和线下的分享活动,团队对于行业发展趋势、技术叠代、项目发展路线均有清晰的自我定位与认知,这将有效推动项目融入海外市场。

全球化是区块链项目的必经之路,去中心化这一特性也要求区块链项目团队对项目的发展持开放态度。因此,在进行全球化市场规划时,保持开放的心态与社区文化是基础条件。同时,团队在全球化市场布局时,应充分调研,做好项目定位的同时,跟进每个区域和国家对区块链的理解程度,因地制宜进行项目推广。

从交易市场角度看,参与群体、当地的政策环境是比较大的不同点。国内市场散户对token的交易还处于比较热衷的状态,因此,散户是市场交易的重要力量。相对于国内散户的高参与度,国外市场比较成熟,不论是机构还是散户都比较有风险意识,无论在一级还是二级市场,机构参与的头部效应还是比较明显,机构是市场交易的中坚力量。因此,融入到类似于韩国、日本这样的区块链市场将有助于提升项目的全球化布局和应用的价值。

Tracy:任总的观点呢?

任铮:在打入海外市场时能具有优势的项目往往有两种,一种是重技术型的项目,由于项目在出海时,往往会在沟通、落地以及用户使用习惯的差异遇到阻碍,而技术是全球通用的语言,会比单纯应用类项目更容易崭露头角。另一种是能切中市场痛点的项目,真实地解决了现实中存在的问题。

对于Ystar来说,密码学技术的领先性有目共睹,而流量匮乏又是区块链行业普遍存在的市场痛点,这两点原因会让Ystar在海外市场时具有优势。在进行全球市场规划时,可以积极与海外本土机构与社区达成合作,相互借力,发挥自身产品优势的同时,利用他们在市场落地时的经验与长处。比如,中国团队ChainX通过积极融入波卡生态,取得彼此双赢的发展就是比较好的例子。